网站首页 法律法规 监督工作 决议决定 代表工作 领导讲话 理论研究 县区人大 机关建设 外地经验
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学习体会

【字号       发布时间:2010-09-28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4809次
 

 

《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学习体会

 

高良顺

 

 

一、义务教育的含义和基本性质

(一)     义务教育的含义

《辞海》对义务教育的解释是:国家根据法律规定,对一定年龄的儿童所实施的一定范围的普通教育,即称义务教育。

有的国家将义务教育称之为强迫教育。

理解义务教育的内涵要把握三层意思:一是国家法律规定的教育;二是所有适龄儿童必须接受的教育;三是国家统一实施和提供保障的教育。

我国实行的是九年制义务教育。儿童入学年龄为年满6周岁,条件不具备的地区可推迟到7周岁。

从世界历史上看,最早的义务教育起源于德意志的魏玛邦,这个邦在1619布的《学校法令》中就规定了:“父母应送六至十二岁的男女儿童入学,否则政府将强迫其履行义务”。这一法令的实施,成为世界历史上义务教育的初始开端一些发达国家,如德、英、法、美、日等国,大多是在19世纪70年代后开始实行义务教育的。

从中国历史看,清末光绪29年,即1903年颁布的《奏定学堂章程》中,首次规定小学为九年,中学五年,高等学堂及大学堂六至七年,入学年龄为六岁。之后的北洋政府、国民党政府也曾做过实行义务教育方面的规划,但从未实施过。新中国成立之后,我国制定的“临时宪法”即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以及后来正式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都明确规定了“公民有受教育的权利和义务”。但在全国范围内,真正的、全面的推行义务教育,还是从1986年正式开始的。

我国的香港,“英治”时期,从1978年开始,实行了小学6年级、初中3年级的免费强迫教育,比我国内地早了8年。

目前,全球190多个国家中,已有70多个国家实行了义务教育。虽然义务教育的年限有所不同,但发展的方向大体上是一致的。

(二)义务教育的基本性质

义务教育具有强制性、免费性和普及性的基本性质。这三个基本性质,也是义务教育的三个基本支点。

1.强制性的理解:适龄儿童接受义务教育,是学校、家长、社会的共同义务,不履行这个义务,就等于违法。

按照《义务教育法》的规定,家长不送子女上学,家长要承担法律责任;学校不接受适龄儿童上学,学校要承担法律责任;政府不提供办学条件,政府也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世界上很多国家和地区,义务教育都具有强制性质。如香港的《教育条例》规定,家长无充分理由不送子女入学,须入狱3个月,并罚款5000元。

又如我市制定的《鞍山市九年制义务教育实施办法》第八条规定:父母或其他监护人必须使适龄的子女或被监护人按时入学,接受完规定年限的义务教育。违者,由当地教育行政部门或乡镇人民政府及责任单位给予批评教育,仍不改正者,对责任人每年处以1001000元罚款,直至学生入学或复学为止。

2.免费性的理解:义务教育坚持公益性质,国家建立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适龄儿童上学不用自己交学费、杂费

义务教育的免费性,体现在政府对义务教育负全责上,要将义务教育逐步地、全面地纳入公共财政保障体系。免费性的重要支撑,是国家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公共财力的不断壮大。免费性也是要根据国家经济实力的发展变化,逐步地加以扩大和深化的。

3.普及性的理解:全国所有地区都要实行统一的义务教育,所有适龄儿童都要接受义务教育。

义务教育的普及性,包含两层意思,一是强调在全国范围内义务教育的有关标准必须统一,如教科书设置标准、经费标准、建设标准、教学标准、师资配备标准等都要统一;二是强调全国所有地区的所有适龄儿童,都要完成普及义务教育的任务。

下面汇报第二个问题:

二、修订义务教育法》的历史背景及重要意义

(一)首先介绍一下《义务教育法》的名词解释

《义务教育法》是指规范义务教育过程中各方权利义务的法律规范的总称。

1986年,我国颁布了第一部《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标志着我国的义务教育开始走向了法治化的运行轨道。

2006年,新修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标志着我国义务教育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发展阶段

2006年的《义务教育法》,共分八章六十三条:

第一章总则,阐述了立法宗旨、立法依据、重要概念、基本原则

第二章学生,主要规定了学生的入学年龄、入学原则、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监护人的义务,政府及其有关部门以及有关社会组织保障适龄儿童、少年入学接受义务教育的义务等;

第三章学校,对义务教育学校的设置原则、内部管理、权力义务做了相应规范;

第四章教师,对教师来源、任职要求、合法权益、职务制度、培养培训、合理流动等问题做了有针对性的规定

第五章教育教学,对依法实施教育教学活动,不断提高教育教学质量做了有关规范

第六章经费保障,明确了完善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的有关问题

第七章法律责任,明确了违反本法规定应当承担的法律责任

第八章附则,说明了“不收杂费的实施步骤”、民办学校实施义务教育、本法施行时间等三个附加条款。

()其次介绍一下修订《义务教育法》的历史背景

应该说,《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自198671施行以来,对基本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育、提高全民族文化素质发挥了重要作用,20多年的义务教育成果有目共睹。但是,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义务教育面临的新情况、新问题也已逐步显现。2006年前后,义务教育存在的突出问题是:国家对义务教育投入不足;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负担过重;义务教育资源配置不合理;义务教育学校存在乱收费现象;学校内部管理存在很多薄弱环节等。以上这些问题,人民群众和社会各界反映十分强烈,迫切要求通过国家立法的形式加以解决。新的《义务教育法》就是在总结义务教育经验、针对义务教育存在问题、广泛征求社会各界意见的基础上应运而生的。

(三)第三介绍一下修订义务教育法》的重要意义

《义务教育法》的修订和施行,对于保障公民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提高全民族素质,实施科教兴国和人才强国战略,对于落实科学发展观推进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和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都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以上这段话,摘自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陈至立《在学习宣传和贯彻实施新〈义务教育法〉座谈会上的讲话》。

●对重要意义的理解,主要把握以下三层意思:

一是大力发展义务教育体现了以人为本的执政理念。义务教育是唯一面向全体公民的教育,接受义务教育是每个公民人生必需经过的学习历程。义务教育涉及到每个家庭、每个公民、每个组织、每个团体,无人例外,无所不及。大力发展义务教育,符合全国人民的普遍愿望。

二是大力发展义务教育是提高国民素质的迫切需要。义务教育是决定国家未来的事业,抓好义务教育,其结果是拥有未来。由于义务教育对提高全民族素质起着基础性作用,所以大力发展义务教育,已经成为世界各国政府的基本共识。

三是大力发展义务教育必须提供与时俱进的法制保障。目前,我国义务教育面临着由低水平普及向高水平发展的转换阶段,新阶段、新任务和一些障碍性问题,必须通过法律的强制力加以推进和解决,这就要求义务教育的法制建设也必须与时俱进。

下面汇报第三个问题:

三、新《义务教育法》的主要亮点

2006年修订的《义务教育法》,在方向性、原则性问题上,与1986年的《义务教育法》相比,做出了许多新的重大调整。这部法律刚性特点突出、时代特色显明,具有极强的针对性、规范性和前瞻性。其主要亮点和重要突破体现在以下九个方面:

(一)指明了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根本的方向。上个世纪,由于我国各地的经济、文化水平存在很大差异,使得义务教育在地区之间、城乡之间乃至校际之间都形成了较大的发展差距。随着经济的发展和时间的推移,这种差距已越来越大。新义务教育法首次把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做为一个方向性要求确定下来,明确规定各级政府“应当合理配置教育资源,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改善薄弱学校的办学条件,并采取措施,保障农村地区、民族地区实施义务教育”。推进义务均衡发展,是社会主义制度的本质体现,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基础性工作。新《义务教育法》关于均衡发展的规定,有利于推动各级政府切实办好每一所学校,让全国所有孩子,都能在同在一片蓝天下,享受到同样的义务教育这无疑是促进教育事业科学发展的重大举措。

   (二)明确了义务教育承担素质教育的重大使命。我们过去推进的义务教育,主要是解决孩子有书可念、有学可上的问题,还谈不上什么素质教育。新《义务教育法》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强调把实施素质教育做为义务教育的一项新的历史使命。素质教育”由原来政府提出的一种行为倡导,上升为国家乃至全民族的共同意志。同时也表明素质教育已不再是理论上的一般探讨,它已经成为我国教育方针的重要内容,成为所有公民必须践行的法定义务。新《义务教育法》不仅将素质教育上升为法律概念,而且在确定教学制度、教育教学内容、课程设置和师资保障,改革考试制度,注重培养学生独立思考能力、创新能力、实践能力等方面提出了一些基本要求。对于保障学生全面发展,培养创新型人才,提高国民整体素质,都将起到极大的促进作用。

    (三)回归了义务教育免费实施的本质属性。关于我国义务教育免费问题,1986年《义务教育法》规定,“国家对接受义务教育的学生免收学费”,那时候给收取“杂费”留了“口子”。“杂费”钱数虽然不多,但对一些农村地区,特别是经济困难的家庭来说,也是一笔难以承受的经济负担,部分儿童因家里拿不出钱,不能完成义务教育阶段的学习任务修订后的《义务教育法》在免费问题上迈出了可喜一步,增加了不收“杂费”的内容。第一步,在农村实行了义务教育阶段“两免一补”政策,即免收学、杂费、免收课本费,对寄宿生给予生活费补助;第二步,从2008年下半年起,全部免除了城市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杂费,“低保”家庭学生不收课本费。义务教育阶段免收学费、杂费的举措,对于促进义务教育健康发展,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它是我国义务教育步入新阶段、新起点的重要标志。

   (四)完善了有利于义务教育发展的管理体制。新《义务教育法》在义务教育管理体制方面做了较大调整,规定:“义务教育实行国务院领导,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统筹规划实施,县级人民政府为主管理的体制”,不再强调“地方负责,分级管理”。这一新的管理体制突出了两个特点:一是强调了省级政府在发展义务教育中的统筹规划作用;二是明确了义务教育以县为主的管理体制。义务教育管理体制的重大变革,是新《义务教育法》的一个新的突破,在真正意义上实现了从“人民教育人民办”到“义务教育政府办”的重大转变。

   (五)建立了义务教育经费保障的长效机制。修订后的《义务教育法》,在第六章中,对义务教育经费保障问题作了专章规定。明确了义务教育经费的保障主体、保障要求和财政投入增长要求等重点内容。规定义务教育经费投入实行国务院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根据职责共同负担,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统筹落实的体制;农村义务教育经费分项目、按比例分担的保障制度;义务教育经费应当保持“三个增长”;国务院和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根据实际需要,设立义务教育专项资金;地方各级政府在财政预算中义务教育经费必须单列;国务院和省级人民政府通过加大一般性转移支付规模和规范义务教育专项转移支付,支持和引导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增加对义务教育的投入等。以上这些硬性规定,从法律层面确立了义务教育经费保障的长效机制,义务教育经费“保障难”问题从此得到了有效缓解

   (六)保障了儿童接受义务教育的平等权利。《义务教育法》第四条规定:“凡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适龄儿童、少年,不分性别、民族、种族、家庭财产状况、宗教信仰等,依法享有平等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并履行接受义务教育的义务。”较之1986年的《义务教育法》增加了不分“家庭财产状况和宗教信仰等”,这一改动表明,家庭经济困难、信仰宗教,已不再成为适龄儿童接受义务教育的障碍。新《义务教育法》将保障和维护适龄儿童、少年接受义务教育的平等权利,做为立法的基本宗旨和价值取向,不仅明确了适龄儿童免试就近入学的法律原则,而且还就保障流动人口子女、残疾儿童、特殊群体儿童、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等接受义务教育的平等权利,也都做了专门规定。特别是对流动人口子女入学问题,规定了居住地人民政府要为他们提供平等条件,这对于加快城镇化进程、促进和谐社会建设,都将起到极大的推动作用。

(七)规范了学校实施义务教育的办学行为。新修订的《义务教育法》对办学行为的规范,出手是比较重的。一是规定了义务教育不得将学校分为重点学校和非重点学校,学校不得分设重点班和非重点班,体现了全社会对教育公平的强烈期盼;二是不得以任何名义改变或变相改变公办学校的性质,也就是说“名校不能变成民校”;三是规定了“学校不得违反国家规定收取费用,不得以向学生推销或变相推销商品、服务方式等谋取利益”;四是将保障校园安全写进法律;五是规定学校不得借助任何理由把学生淘汰出去,必须保障他们在学校完成义务教育权利的实现。

   (八)确立了义务教育阶段新的教师职务制度。1986年的《义务教育法》规定,我国中学和小学的教师职务序列是分设的。中小学教师职务分设,忽视了基础教育的共同特点,不利于调动小学教师的积极性和吸引高学历人才到小学任教。新修订的《义务教育法》将义务教育阶段的教师职务序列打通,小学和中学的教师职务统一设置为“初级教师”、“中级教师”、“高级教师”,中小学教师待遇的差别已不复存在。这对于调动师资队伍的积极性,特别是小学教师的积极性,更好地发挥其聪明才智,都是一个极大的鼓舞和激励。

(九)增强了义务教育依法管理的可操作性。新《义务教育法》共63条,其中10条是关于法律责任的规定,对22种违反义务教育管理制度的行为,应该承担什么责任,如何进行处理等,都做出了明确、具体的规定。各种违法行为所涉及的主体,既包括各级人民政府及其教育行政管理部门,也包括学校、老师、学生家长及用人单位等各类组织和个人。违法行为所应当承担的法律责任,既包括行政处分、行政处罚等行政责任,也包括退还违规收取的费用等民事责任,还包括刑事责任。原来的《义务教育法》在法律责任方面虽然也做过一些规定,但随着情况的变化,可操作性不是很强,新《义务教育法》则相对弥补了这种缺憾。

下面汇报第四个问题:

四、义务教育存在的主要问题

新《义务教育法》实施以来,在各级政府和全社会的共同努力下,已经取得了显著成效。但也应该看到,目前义务教育面临的困难和问题仍然不少。归结起来,主要有以下五个方面的问题:

(一)经费保障机制尚未完全到位。我国教育整体投入不足,势必会影响到义务教育的投入。1993年颁布的《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确定的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国民生产总值4%的目标,历经多届政府承诺,至今仍未兑现。《教育法》规定的教育经费“三个增长”的保障机制,一些地区也没有落实。

(二)教师队伍整体素质有待提高。全国约有31万教师未达到国家规定的学历标准。因条件艰苦,待遇较低,高校师范毕业生不愿到农村特别是边远地区任教,农村学校高素质教育人才进不来,留不住。教师队伍年龄结构、学历结构、学科结构不尽合理。

(三)农村中小学辍学率上升网上查找的有关资料,全国农村初中的辍学率已达到3.55%,其中西部地区农村中小学辍学率已达4.64%。新一轮的“读书无用论”正在有些农村地区悄悄蔓延。

()实施素质教育存在诸多困难。在素质教育方面,目前仍处于政策引导和舆论倡导阶段,为应试而教、为应试而学的违背教育规律,偏离教育方针,影响人的全面发展的问题依然普遍存在。考试分数、大榜名次、升学率,仍然是教师评价学生、校长评价教师、社会评价学校的主要标准。

(五)校园安全问题令人担忧。一些学校不同程度存在危房未得改造、防火设施不完备、寄宿制学校管理薄弱、校车安全系数低、安保措施不到位等问题。校园血案的频频发生,让社会付出了难以承受的代价。

下面汇报第五个问题:

五、促进义务教育健康发展的相关思考

确定这个汇报题目,是想和大家一起探讨一下如何贯彻落实好《义务教育法》,办好人民群众满意的义务教育问题。在此以“六个必须”为题,简谈如下粗浅想法:

一)必须形成优先发展教育的思想共识

教育是民族振兴和社会进步的基石,是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的根本途径,寄托着亿万家庭的美好期盼。党和政府要切实把发展教育,特别是义务教育摆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各级政府要落实义务教育经费“三个同步增长”的保障机制。各级人大要切实履行监督职权,保证法定义务教育经费足额落实到位。温家宝总理在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宣布,“到2012年,我国教育的财政性支出要达到国内生产总值4%的目标”,这已表明了党和国家大力发展教育的坚定信心。

二)必须坚持实施素质教育的重大使命

全面实施素质教育,是义务教育改革和发展的战略主题,是贯彻党的教育方针的时代要求。重点是要面向全体学生,着力提高学习能力、实践能力、创新能力,实现全面发展。主要措施是,依据《义务教育法》关于“改进招生办法”的有关规定,积极推进应试机制改革,大力试行和逐步扩大把高中招生指标分配到初中学校的招生办法,缓解初中升高中的竞争压力。所有义务教育学校都要全面实施国家课程体系,防止过于偏重智力发展的教学倾向。对学校和教师也不应以升学率做为唯一考核标准,对学生的考察也应德、智、体、美有机结合。

(三)必须全面促进义务教育的公平发展

把促进义务教育公平发展作为一项基本教育政策来落实,不能只说不做。首先资源配置求公平,千方百计缩小城乡之间、校际之间的办学差距;其次师资配备求公平,采取有力措施,促进师资力量的均衡配置;第三教育条件求公平,要为农民工子女、进城务工人员子女入学提供平等的教育条件,对特殊学校的学生给予更多的关注

四)必须重视中小学校的师资队伍建设

进一步优化教师结构,制定更加优惠的政策和措施,引导和鼓励高校师范生到农村中小学校任教,建立城乡教师交流学习、城乡学校结对帮扶等制度,缓解农村中小学师资匮乏和结构不合理问题。要加强中小学教师的培训,造就一支高素质、专业化的教师队伍。要深化绩效工资制度改革,积极探索和建立向一线教师、骨干教师、重点岗位、边远学校教师倾斜的激励机制。要依法保障教师各种待遇,确保教师队伍相对稳定。

五)必须克服和纠正各种行业不正之风

一是禁止学校乱收费行为的发生;二是禁止向学生从事营利活动;三是禁止以赢利为目的乱补课。这三方面问题,社会反响十分强烈,影响到义务教育的公信度。市教育局为加强行风建设,已制定了《鞍山市教育系统二十条禁令》,正在贯彻落实之中。

(六)必须强化义务教育学校的内部管理

一是积极推进中小学校舍安全工程的实施,将中小学的所有校舍,真正建成最安全、最让家长放心的场所。二是加强校园安全保卫工作,我市已经动用大批警力和财力,建立健全了学校安全预警机制和突发事件的防范措施。三是整治校园周边环境,如网吧、歌厅远离校园等。四是按照胡锦涛总书记提出的要求,全力抓好学校的校风、教风、学风“三风”建设。

下面汇报最后一个问题:

六、义务教育延伸发展的有关探讨

●一些发达国家大多实现了九年制义务教育向十二年制义务教育延伸的历史性转变,增加了国民受教育的平均年限。

世界各国的做法也不一致,多数发达国家把幼儿园的大班或幼儿园的大班和中班以及高中都纳入了义务教育范围,不仅仅是十二年的义务教育问题。

●我国社会各界对义务教育由九年制向十二年制延伸的呼声也很强烈。

主要有两种意见:一种意见是在原有九年制义务教育的基础上,加上三年高中,赞成向上延伸;另一种意见是在原有基础上,加上三年幼儿学前班,赞成向下扩展。焦点是:重视高中教育?还是重视学前教育?

   《义务教育法》规定的9年制义务教育年限,这是必须保证的底线,但并不影响有条件的经济发达地区,提前普及12年义务教育。根据据网上所查资料,有些省市已经进行了延伸或扩展的探索和实践。

广东省珠海市,2007年下半年开始,学生从小学读到高中,12年全部免费,被认为是珠海市有史以来推行最快、最猛的一项教育政策。

陕西省神木县,2008年已经实行了十二年制免费义务教育,向上延伸到高中。

云南省昆明市,2008年实行了十二年制义务教育试点,2009年宣布试点失败,无限期推迟。

我市从2008年开始,在海城市、台安县、岫岩县、千山区各建一所免费高中,已运行3年时间。

被称为中国教育改革发展路线图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指出:2020年,基本普及学前教育;巩固提高九年义务教育水平;普及高中阶段教育。

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我国经济实力的不断提升,社会文明的发展进步,科学发展观的深入贯彻,在全国范围实行十二年制义务教育的为期不会很远,义务教育的明天将会更加美好。

 

(作者系鞍山市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主任委员)

打印内容 关闭窗口
Copyright 2006, ASRD.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鞍山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辽ICP备09007689号 推荐使用1024*768分辨率